文藻外語大學W-Portfolio

hola~~

2017-01-25 10:55:57

超久沒更新的網誌,來一篇小說-題目未定

  那年,我初中三年級。
  這天,我抱著一疊資料走在前往壘球場辦公室的路上。那是一疊各校女壘隊戰力狀況的資料,因為太多了,堆得剛好擋到我的視線,所以我必須歪著頭走路,才不會走去撞牆,但要顧及前方路況、又要小心資料會不會四處飛散,讓我實在很難一心二用。
  走著、走著,忽然間,我好像和人相撞的,我的頭撞到那疊資料,我小聲哀號:「唉唷!好痛!」接著,一張張A4紙散落一地,那人連忙道歉:「對不起…...妳還好嗎?我來幫妳撿吧!」撿完後,我抱著那疊超厚重資料,說:「謝謝你!」那人說:「妳一個女生怎麼抱著這疊紙啊?很重耶!我來幫妳搬吧!」我傻住了,還來不及說話,他已經抱起那疊紙。他說:「走吧,妳要搬去哪?」我回過神來,說:「噢…...要搬去壘球場辦公室。」他說:「嗯!走吧走吧!」我們一起往壘球場辦公室,看著他搬那疊紙,真不愧是男生,一點都沒有吃力的感覺,我暗自佩服。
到了辦公室,我說:「放這裡就可以了,謝謝你。」他說:「好。」放好資料後,為了謝謝他,我到販賣機投了一罐飲料,在球場旁的長凳上坐下,我將飲料遞給他。我滿懷感激,說:「這給你喝,不好意思麻煩你了。」他說:「哈!不會啦!謝謝你」然後,我們聊起天來,他說:「剛剛忘了自我介紹,我是Jeremy Hellickson,是前幾屆的畢業生,總之就是老學長啦!哈哈哈!」我笑了笑,說:「學長,你真有趣~對了,我是壘球隊的隊長,你可以叫我Ashley 就好了。」Hellickson學長:「好,很高興認識妳。」接著,我們握手。
Hellickson學長:「對了,Ashley,為何妳身為隊長,卻要自己搬那麼重的資料呢?」我回:「就......最近大家都在忙著升學考試,我想說考試比較重要,比賽就放第二順位,資料我一個人就可以了......」Hellickson學長:「妳對隊員們很貼心呢。」我微微笑,然後問:「對了,學長你今天怎麼會回來呢?」Hellickson學長:「我回來看棒球隊的學弟他們練習,沒想到今天回來撲空了,哈哈」我:「他們今天出去跟其他學校進行友誼賽了,所以才會沒人在。學長,你常回來看棒球隊練習嗎?」Hellickson學長:「對啊,畢竟以前我也是棒球隊的一員,有空就回來跟學弟他們切磋球技,哈哈!不過這隊長真是欠打,居然沒跟我說今天不在學校裡。」我說:「學長,那你現在還打球嗎?」Hellickson學長:「有呀,我現在在坦帕灣光芒隊的3A打 拼呢,定位為先發投手,希望能升上大聯盟。」我:「真厲害,大聯盟耶!!我小時候的夢想也是成為大聯盟球員,殊不知那是個男人的世界,女生根本就沒辦法......」學長:「哈哈哈~妳是第一個這麼說的女生耶,有夢最美啊!!不要放棄!!!」我苦笑,說:「哈,我盡量囉。」聊了很久後,我們道別。道別前,學長跟我說了一句話:「別放棄自己的夢想,記得努力去實踐!有空我回來再一起傳接球」
  接下來的日子,我一邊忙著比賽的事情,一邊準備升學的體測。這段時間,壘球隊的大家都神經緊繃,但還是每天下午到球場報到。
  有一天,我結束球隊的訓練後,跟隊友們聊著天,從球場走出來,看到Hellickson學長正站在球場外。學長看到我,向我打招呼:「嗨,學妹。」我有點愣住了,然後才說:「呃……嗨」旁邊的隊友問:「欸,Ashley,他是誰啊?」我:「他是大我們好幾屆的學長,我跟你們提過的。」隊友:「哦哦哦!我想起來了!那位學長還蠻帥的耶。」我:「......」Hellickson學長:「學妹,現在有空嗎?要不要傳接球?」一旁的隊友們鬧哄哄:「哦~~~那我們不打擾你們了,先走啦!」我連忙解釋:「呃……學長,你不要理他們。」Hellickson學長哈哈大笑,說:「妳跟隊友們感情很好呢。」我有點不好意思,說:「我們平常都這樣打打鬧鬧呀。」Hellickson學長:「我們球隊也是,很懷念初中那一段時間呢。」我:「哈哈,怎麼說著說著,就感傷起來了呀,不是要傳接球嗎?」Hellickson學長:「對對對~來傳接球。」我拿了一個壘球手套給學長,說:「抱歉,我只有壘球手套...」學長:「沒關係啦,這兩種球本來就很像啊,大小不一樣而已。」暖身後,傳了幾球,學長接了球後,說:「臂力不錯哦!」我:「謝謝!但我還需要多訓練啦!」傳了一球又一球,接了一球又一球,學長問:「學妹,妳在隊裡的守備位置是......?」我回:「投手。」學長:「厲害喔!」接著,他蹲下來,說:「來吧,我幫妳接個幾球。」我說:「學長,這樣不好吧......萬一我暴投,害你受傷......」Hellickson學長:「放心啦,我會注意的啦。」我揮動手臂,投出第一球,球進入手套後,發出清脆的聲響,「咚」的一聲。學長:「這球不錯喔,繼續吧。」我們投捕了好幾球,結束時,已經是晚上6:30了,學長:「這麼晚了,我送妳回去吧。」我:「呃,不用麻煩了啦,我住學校宿舍而已。」學長:「不麻煩,今天是我找妳來傳接球才讓你那麼晚回去的,我有義務確保妳的安全。」我笑了笑,說:「那就麻煩你了。」學長背起我的球袋,陪著我走到宿舍大門前,我接過球袋,Hellickson學長:「Ashley,今天謝謝妳陪我傳接球。」我:「不用客氣,其實跟學長你練完之後,我學到不少喔!學長你在3A也要加油,希望我的升學考試放榜後,也能聽到你的好消息。」Hellickson學長:「我會的,掰掰~」開心和學長道別後,我走進宿舍。
  回到寢室後,一堆同學進門問,
:「剛剛那個男的是誰阿?」
:「蠻帥的耶」
:「他是妳男友嗎?」
我:「......」
  一一回答完問題後,我洗完澡,累得躺在床上,室友Ana問:「Ashley,妳怎麼了?看起來很累的樣子。」我:「就早上一直在準備升學考試的筆試,然後下午又準備體測......」說著說著,我累得睡著了,一直到隔天早上鬧鐘響了才醒過來。
  一直到了考試當天,筆試寫完後,輕鬆了不少,接下來是下午的術科考試,要盡量讓自己的肌肉別處於緊繃狀態。結束考試後,心情就變得很放鬆,接下來就是比賽和填寫志願等放榜了。
到了比賽當天,和對手敬完禮後,我們在休息區前,我向隊友們喊話:「今天也要加油喔,這是我們在初中的最後一次比賽了。」隊友們:「是!」我們同心協力,一起努力地打比賽,我們都很享受其中的樂趣,第一場比賽6比3,順利獲勝了,大家都很開心,接下來,我們只要有休兵的日子,就會跑去向棒球隊「下戰帖」,比的當然是壘球啦!期間,還剛好遇到正好回來學校、指導棒球隊的Hellickson學長,學妹們還起鬨要學長來我們這一隊幫我們獲勝,但學長總笑著說:「你們年輕人的戰局,我這個老人就不加入了。」
我們一路晉級到決賽,對手去年闖進8強,他們今年來勢洶洶,陸續打敗了去年的冠軍,以及去年四強之一的球隊,我們不敢鬆懈,畢竟,我們是要來雪恥拿冠軍的!去年,就是在這裡輸給對手,屈居亞軍。今天由我擔任先發投手,實在緊張到都快吐了,在來的路上,我拿起耳機插在手機上,聽著能讓我放鬆的古典音樂。比賽開始前,大家聚集在投手丘前,對我說:「隊長,加油,相信妳可以的!」聽完後,我覺得很感動,看著這雙佈滿傷口的手,這是我們一起走過來的印記,這是在初中的最後一場比賽了,但願能留下美好的回憶。帶著大家的期盼,我奮力投出一球又一球,隊友們的進攻火力也比平常還要大,在我們猛轟狂炸的瘋狂打擊下,我們以12比2擊敗對手,奪得冠軍。
  確定奪冠的那一刻,大家欣喜若狂,全都跑上場,還把我抬起來再拋上去。頒獎典禮上,我代表球隊接受獎盃,隊友們開心地接受記者訪問,此時,有人在我面前捧著一束花,那人說:「恭喜妳們奪得冠軍,Ashley,今天投得很不錯喔!」把視線移到獻花人的臉,居然是Hellickson學長!我接過花,說:「學長,謝謝你!」我和學長相視而笑。一旁的隊友:「哦~隊長談戀愛!」我覺得很不好意思,我說:「欸,妳們......別亂說啦!」
  升學考試放榜了,我如願進入理想的高中,隊裡有些人又要跟我當同學了呢!放榜過沒幾天,Hellickson學長打電話給我,約我出來,我們走在河堤邊的草地上邊散步邊聊天。我問:「學長,怎麼會約我出來呢?」學長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,說:「想跟妳分享一個好消息,我收到大聯盟春訓的邀請了!只要好好表現,就有機會可以升上大聯盟喔!」我說:「真的嗎?真是替你開心,那麼久的努力沒有白費了。」Hellickson學長滿臉笑意,說:「是呀,我會好好努力的。對了,學妹,放榜的結果還好嗎?」我說:「不錯啊,順利進入我想讀的學校了!」我說了我未來的學校校名。Hellickson學長:「佛羅里達州立大學附中,不錯的學校啊!看來妳的成績不錯哦!」我說:「沒有啦!哈哈哈…...我也只是術科考試比較好一點而已~」Hellickson學長:「我聽說這間學校的壘球還蠻強的,所以妳進去之後,一定可以學到很多。他們好像還有直升佛州大學的辦法,只要成績達到一定的水準就有機會。」我笑笑,說:「對呀,我很期待高中生活呢。」Hellickson學長:「祝福妳囉。」
  初中三年級的這段期間,我和學長一直保持聯絡,到了4月,從報紙上得知學長升上了大聯盟,是眾所矚目的新人,表定第5號先發。我正想打電話恭喜他,拿起手機,剛好有來電,正是Hellickson學長,他說他現在人就在學校的壘球場旁的長椅上。我到了之後,我說:「學長,我正想打電話恭喜你呢。」Hellickson學長:「那我們可真有默契呢。」我對著他微微笑,什麼話都沒有說。Hellickson學長:「啊,我差點忘了,這張門票給妳,這是我在大聯盟第一場先發的門票,希望妳能來看我比賽。」學長從背包裡拿出一張球賽門票,然後遞給我。我說:「我會去的,祝你有好表現!」
  到了學長比賽當天,我到球場觀賽,比賽開始之前,廣播正介紹著今天2隊的先發球員:「今天光芒的先發投手是Jeremy Hellickson。」我暗自替學長祈禱:「希望學長今天有好表現。」過幾分鐘後,比賽正式開始,學長熱完身後,投出一球又一球,當他三振打者時,全場歡聲雷動,也讓我感受到大聯盟的感覺真的不一樣,球迷們各各都很熱情。到第7局以前,學長投出6次三振、被安打3支、0失分的表現,隊友也以火力相挺,6比0保持領先。當學長三振強打者時,一旁的光芒隊球迷喊著:「不錯哦!這小子,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!」到了第七局,學長投出一個保送,加上被敲一支安打,造成無人出局,1、2壘有人的局勢,此時,總教練走上投手丘更換投手,Hellickson學長退場休息,他在大聯盟的處女秀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,不過,壘上的兩名跑者是他的責任。上場接替學長投球的投手,先是投出一個三振,接下來再讓打者擊出滾地球,打者雙殺,成功化解危機。接著,第8局、第9局,光芒隊的投手都投得相當不錯,封鎖住對方的攻勢,以6比0贏得勝利。
  新人球季第一場比賽就拿下勝投,Hellickson學長受到大批媒體的採訪,我留在觀眾席上看著學長受到採訪,他藏不住的笑容,我真是替他高興。採訪結束後,我準備離開球場,此時,手機響起,是學長。我接起來,說:「喂?」學長:「Ashley,妳離開球場了嗎?還沒的話,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步一下?」我說:「好呀。」學長:「那妳在售票口前面等我好嗎?我5分鐘後過去。」我:「好。」我走到售票口前,沒多久後,學長來了。他邊跑過來邊說:「嗨,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。」我微微笑,說:「不會啦。是說,學長,你不跟隊友們一起慶祝新人首勝嗎?」學長笑笑回:「可是我比較想跟妳一起慶祝。」我頓時傻住了,一句話也吐不出來:「......」安靜了好一段時間,學長打破沉默:「哎呀,剛剛是逗妳的啦,別介意。」我們相視而笑。接著,我們一起回到學校,學長從背袋裡拿出手套,說:「Ashley,陪我傳接球一下當作是慶祝吧。」我:「可是......學長,你剛比完賽,這樣不累嗎?」Hellickson學長:「不會啦,我現在是熱血沸騰呢!」我說:「那好吧!」於是,我們一起傳接球,傳到天都暗了,我才回到宿舍。在宿舍前的大樹下,學長打開背包,丟了一顆球給我,我下意識馬上接住球,把視線移到球上,上面有著他的簽名。我說:「學長,這是……?」Hellickson學長:「這是我拿到首勝的球,我覺得它對我來說意義非凡,我又想到妳說過小時候的夢想是登上大聯盟……現在,我把它送給妳,以此共勉之。」我開心地說:「謝謝你,我會好好珍惜的。」
  到了六月,是畢業的季節,在宿舍的畢業晚會上、球隊的送舊晚會上,大家都哭成一團。畢業典禮上,穿著制服,別上胸花,我帶領著體育班的大家走過花門,現場充滿著不捨的氣氛。
  很快地,來到了九月,我也是個高中生了,雖說一個禮拜前就已經住進來適應球隊、宿舍生活,不過,對於一個嶄新的環境,還是使我有些許卻步。
  綁好馬尾、背著書包、穿著高中制服,走進教室,同學熱情地打招呼,我第一天的高中生活就這麼開始了。
  上午上完課後,差不多適應了。
  到了下午,我前往壘球場,這次壘球隊包括我,共加入五名新生。五個新生站在眾多學姐面前,教練:「向大家介紹,這五位是新加入的隊員,她們分別是......」五個新生:「請多指教!」學姊:「學妹們,妳們要好好加油,知道嗎?」五個新生:「會的!謝謝學姊。」教練:「好了,大家做完操後,先去跑操場五圈。」跑完操場後,教練要大家做肌耐力訓練,這些都是基本的。教練:「確實做好訓練,蛙跳完之後,分成兩隊帶開去打一場比賽了。」大家:「沒問題!」教練:「那個~隊長你來一下,這五位新生交給你帶了,先讓他們確實做好體能訓練後,再看你要讓他們幫忙計分,還是一起比賽都可以。」隊長:「好的。學妹們,妳們跟著我來吧。」結束了漫長的一天後,我回到宿舍後累得躺在床上,不過,第一天的高中生活過得很充實。
  升上高一後,我和Hellickson學長一直保持聯絡,他也會約我出來一起聊天、打球,當他拿到勝投時,他會開心得跟我分享喜悅,但吞下敗投時,他的話變少了,我就了解他的意思了。我們維持著朋友的關係,我以為這樣的關係會一直持續......
  到了聖誕節這一天,Hellickson學長找我出來一起過節,所以我沒有參加球隊的聖誕派對。我難得放下平時都綁起的馬尾,頭髮都碰到腰了,原來頭髮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長這麼長了。
  我提早10分鐘到學校旁的公園裡等待學長。突然間,有幾個看起來不太友善的男生,似乎正往我這個方向走來,我感到有些害怕。他們走了過來,其中一個人說:「嘿,這位妹妹,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過聖誕節啊?」我說:「你們是誰?我不認識你們。」說完,我起身就要走,但他們卻拉住我的手,我使勁想要甩開,但他們卻抓得更緊。他們繼續說:「別這樣說嘛,跟我們出去玩,就熟了啊!賞個臉嘛~」他們把我圍起來,不讓我走開,我心裡急得慌了,眼淚也不停地流,突然,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:「你們幾個人還不快放開她!」是Hellickson學長!聽到這聲音讓我安心不少。那群人:「你這小子是誰啊?我們要找這個妹妹一起出去玩,你憑什麼管我們啊?看來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,你是不知道誰才是老大了!」他們衝向前去要揍Hellickson學長,學長趕快拉住我的手,帶我逃開,不料,卻又被他們圍住,學長小聲對我說:「妳不要怕,我會保護妳的。」那群人:「小子,很厲害嘛!想要在女生面前逞強是不是!」學長:「我只是看不慣你們這幾個大男人,欺負一個女生,像什麼樣子?」那群人開始向學長揮拳,學長也還以顏色,但終究寡不敵眾。有個人朝我衝過來,我死命地逃,學長朝我跑過來,大喊:「Ashley,小心!」學長上前抱住我,他的背後遭到重擊。其中一個人說:「老大,這個人是那個大聯盟最受矚目的新秀欸!」老大:「真的假的?我們快走!」於是,他們跑走了,原地只剩我和學長。學長:「Ashley,妳沒事吧?」我說:「我沒事......」突然,我的頭上感到一股溫熱的感覺,我往上看,簡直被嚇壞了,我顫抖地說:「學長......你......你在流血......」學長:「真的嗎?我都沒感覺呢。」學長要站起身來,卻又痛得跌坐在地上。我趕緊跑出去攔了一台計程車,陪學長一同到醫院去。
  在急診室裡,學長因為頭部有傷,所以照了X光,他躺在病床上,我坐在一旁,護理師幫學長包紮好傷口後,我說:「護理師,謝謝妳。」護理師:「不會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」一旁的醫生說:「X光的報告出來了,還好頭裡面沒有血塊,不過你有一點腦震盪,我開給你的藥要按時吃。頭上的外傷,還有背上的傷要多注意,定時換藥就可以了。還有,記得別做激烈運動。」我們向他們道謝後,他們就離開了。我感到很自責,說:「對不起…..都是我害你變成這樣的……」學長:「妳笑一笑嘛,我不是沒事了嗎?」我低下頭,流著眼淚,說:「學長......你為什麼要讓自己受傷?為什麼對自己的傷這麼不在乎?為什麼要保護我呢?」我抬起頭,淚眼汪汪地看著他。學長的手覆蓋在我的雙手上,說:「因為我喜歡妳。」聽完,我沉默好久,這句話在我心中激盪起一波波漣漪。他繼續說:「Ashley,我從沒想過,這輩子能有一個女孩讓我如此心動。如果沒有棒球,我想我的人生可能枯燥無味,但多虧有棒球還有壘球,讓我遇見妳,妳……願意讓我守護妳未來的每一場比賽嗎?」學長摸摸後腦杓,笑著說:「其實這好像不該用問句,應該說:『不管妳願不願意,我會一直守護妳。』」我害羞地低下頭,說:「都什麼時候了,還說這種話逗我開心。」學長急忙說:「我......我不是在開玩笑啊!我是認真的!」我對他微微笑。學長將我攬進他的臂膀中,說:「對不起,妳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,我卻害妳沒辦法開心過節。」我說:「沒關係。」學長:「其實,我今天本來安排一些活動,要向妳表明自己心意的......」學長苦笑,繼續說:「沒想到,我得在醫院裡跟妳說這些話了。」我對學長微微笑,說:「學長,謝謝你,剛剛你說的那些話,讓我很感動。」學長:「妳願意......跟我在一起嗎?」我雙手撐著下巴,對他吐舌,說:「你說呢?」然後,他將我拉進懷中,我說:「學長......」學長說:「妳現在是不是該改口了呢?」我有點疑惑,問:「改口?」學長:「我想想......好比說......別再稱呼我為『學長』之類的......」我趴在他的胸膛上,笑了笑,說:「我考慮看看囉,Jeremy。」Jeremy:「妳真淘氣。」我對他微微笑,說:「對了,你好好休息吧,醫生說你需要多休息......我會照顧你的。」Jeremy:「好。」
  Jeremy出院後,我陪著他,準備走回他的球隊宿舍,我們走在河岸邊,Jeremy:「妳放心,我一定好好對待妳。」我們兩人相視而笑,然後,我靠在Jeremy 的肩膀上,他握著我的手,我們靜靜地望著天空。
  就這樣,我的初戀開始了,在我16歲的這一年。我們正式成為男女朋友,他是個很棒的男朋友,在休季的期間,本該是球員的Free time,但他還是每天來學校,放學時陪我在校園裡散步,我曾經問他:「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?」但他回我:「不會啊,只要是為了妳,做什麼都值得。」聽完他這句話,我內心感動不已,也覺得眼前這個男生,的確值得彼此交心。
  到了大聯盟開季後,而我又得忙學業和球隊的事情,我們相處的時間變得更少,但是感情卻始終不曾動搖。某天下午,我剛打完比賽,和隊友們聊著天,從壘球場走出來時,我看見Jeremy穿著一身光芒隊球衣,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,
隊友們:
「哇~請問你是大聯盟光芒隊的投手Jeremy Hellickson嗎?」
「請問我可以跟你合照嗎?」
「可以簽名嗎?」
隊友們看見有大聯盟選手就站在眼前,當然沒放過機會,一窩蜂衝向前要合照和簽名,而Jeremy也來者不拒,一個個地簽名、合照。等到簽完名後,Jeremy:「嗨,Ashley,不好意思,讓妳等那麼久。」我說:「沒關係啦。對了,Jeremy,你今天不是要先發嗎?」Jeremy:「對啊,我剛從純品康納球場那邊過來,已經結束了,我今天勝投哦!」我說:「是哦!恭喜你呢,我今天也打贏比賽喔!」我們一邊聊著天,一邊散步,我們幾乎走遍了整個校園。
  我總覺得,和Jeremy相處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只是一下子而已,就天黑了,我也得回到宿舍裡面。每次要分開時,他總是一手拉著我,另一手搓搓我的頭髮,說:「快進去吧,想我的時候記得看那顆首勝球。」我說:「我會的,雖然每次相處的時間很短,不過,我很珍惜。」接著,他給了我一個擁抱,我們才依依不捨地說再見。
  某天假日,我拿著自己在工藝課做的手環,想要送給Jeremy,於是,我來到了純品康納球場外頭,他接到電話後,馬上出來找我,我有點不好意思,說:「這給你......這是我在工藝課做的,你看,我手上也有一條喔。」Jeremy接過手環,馬上戴在手上,說:「謝謝妳,我會一直戴著它的,這樣就好像定情物一樣呢。」他牽著我的手,我害羞地低下頭,他順了一下我的長髮、摸摸我的臉頰,說:「妳害羞起來真是教我愛不釋手。」我轉過身背對他,說:「你是不是電視看太多了?」然後他將我拉進他的懷裡,我們四目相交,他越靠近我,我就越覺得緊張,心中似乎有一頭小鹿在亂撞,我感覺自己的臉頰開始發燙,趕緊離開他的懷抱,說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Jeremy一臉富有興味的看著我,我說:「不要這樣看我啦,我會不好意思。」Jeremy:「是這樣嗎?」他又再次將我拉進懷裡,雙手捧著我的臉頰,慢慢靠近,然後將他的唇貼上我的,頓時,我感到有一股幸福感正在蔓延,本來想躲開,卻又接受了Jeremy的吻。親完後,我的臉頰熱辣起來,小力地垂了他一下,我說:「這是我的初吻耶……」他戳了戳我的臉頰,說:「我也是。」我抬頭看了他一下,只見他笑臉盈盈。此時,球場內陸續有人走了出來,他們是光芒隊的球員,也就是Jeremy的隊友們。
:「新來的,好樣的哦!」
:「以後都要戴墨鏡了!」
:「女朋友很可愛哦!」
聽了這些話,我覺得很不好意思,於是躲進Jeremy的懷裡,他也伸手將我抱著。
  Jeremy一直對我很好、很貼心,也很用心地聽我訴說心事,我也樂於聽他跟我分享在大聯盟的許多趣事,還能增廣見聞。相差五歲的我們,之間並沒有代溝,全都歸功於Jeremy的用心,我反而覺得自己是不是付出地太少了。
  三年過去了,我順利地直升佛羅里達州立大學,看到榜單的那一刻,我高興地快瘋了,趕緊打電話向Jeremy報喜訊,而電話裡,他的語氣聽起來比我還高興,直說一定要幫我好好慶祝一番。於是,我們牽著手,在佛大的校園裡到處逛,也順便呼吸新鮮空氣,Jeremy:「恭喜妳,準大學生囉。」我對他微微笑,他將我攬進懷裡,總覺得他的臂膀讓我有種很安定的感覺,在他懷裡,我可以恣意妄為,像個小孩似的,彷彿所有煩惱都不見了。他說:「等妳大學一畢業,我就把妳娶回家。」我羞紅了臉,調皮地說:「討厭,這麼早就在說這個了,我考慮看看囉。那你要打勾勾嗎?」我伸出手,他哈哈大笑,說:「快三年了,妳還是這麼淘氣。」我說:「你別光笑嘛!到底要不要打勾勾?」Jeremy滿臉笑意地伸出手和我「打勾勾」,我戳了戳他的臉頰,他摟著我,我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。我說:「Jeremy……你會不會……」Jeremy將額頭貼上我的額頭,說:「怎麼了?妳是擔心我……有一天被球團釋出?還是不要妳了?」我垂下眼簾,回:「如果我說都有呢……」Jeremy微微一笑,輕啄我的雙唇。Jeremy:「我不值得妳相信嗎?」一股灼熱感從臉頰衝上來,身邊小花開了好幾朵,我的嘴角憋不住笑意,靠在Jeremy的胸膛上,說:「嗯……沒有。」我們兩人從原本的搭肩摟腰,變成彼此擁抱。幸福感,佇立在佛大校園的某一個角落。
  升上大學後,我們的感情依舊穩定。純品康納球場離佛大有點遠,雖然不能每天見面,我們並沒有被距離打敗,仍心繫對方,每天都會打通電話或留個訊息,互相叮嚀,而我也能從電視、網路接收到Jeremy的訊息。大一下學期,我選擇轉系到心理系,不過Jeremy似乎對於我的選擇並不訝異,我們在球場外聊著天,他說:「我一直都覺得這麼細心的妳,很適合讀心理學。」我說:「真的嗎?我以後可能不會常常打壘球了。」Jeremy笑笑地說:「妳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妳的,更何況,我又不是因為妳會打壘球才喜歡妳的。」他戳戳我的額頭,繼續說:「妳這個小傻瓜。」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說:「有你的支持,我很安心。」他給了我一個深深的吻。
  到了大四,我有意報考研究所,沒課的時候,我就待在圖書館裡念書,也就減少了和Jeremy相處的時間,見面時,我滿臉歉意地說:「Jeremy……抱歉……這陣子為了拼研究所,所以都沒什麼時間可以出來跟你見面……」Jeremy摸摸我的臉頰,說:「沒關係,辛苦妳了。累的時候記得要好好休息,記得,我永遠是妳堅強的後盾。」說完,他伸出雙手環住我,我淚流不止,淚水潤濕了他的肩膀,我把這陣子對他的思念全都宣洩出來。
  大四下學期,研究所放榜,我錄取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心理研究所,得知這消息時我內心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,喜的是我錄取理想的研究所了,憂的是,佛州位於美國的最南端,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位於加拿大最西部的省,如果我去讀,就要跟Jeremy分隔兩地了,心中悲喜交加,不知道該怎麼跟Jeremy開口才好。我們在純品康納球場附近的公園約會時,我一直想著研究所的事情,Jeremy似乎察覺我的不對勁,問:「妳怎麼了?怎麼心不在焉的?而且還眉頭深鎖。」他戳了戳我的臉頰。我說:「沒有啦……」Jeremy:「一看就知道妳有心事,別瞞著我,是不是研究所的事情?」我說:「嗯……我錄取了……」他搭著我的肩膀,語氣聽起來有些許雀躍:「這樣很好啊!有什麼好煩惱的?」我支支吾吾地開口:「我……錄取的是……是……加拿大的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所……」Jeremy的臉上立刻黯淡無光,說:「這樣啊……那所大學很遠呢……」他鬆開了手。我握著他的手,說:「你會支持我,對吧?我們的感情不會被距離打敗,對吧?」Jeremy低下頭,說:「......我不確定......」我的眼淚奪眶而出,說:「為什麼......?」Jeremy:「老實說,我對遠距離戀愛有點害怕,之前我們常常沒見面,但那是因為我知道妳在讀書,而且我們同處佛州,但現在是異國,我......」我難以置信,難過得說不出話。Jeremy:「妳……很想去念那所學校嗎?」我說:「我希望你可以給予我支持……」Jeremy將我的手從他的手上移開,什麼話也不說,安靜許久,他才打破沉默:「希望妳好好想想,我不想跟妳分開。」他伸手抹去我臉上的淚水,然後快步走進球場,留下原地的我,獨自傷心。
  接下來的日子裡,我陷入兩難,每次出來見面,我感覺他變了,為了研究所的事情,我們開始「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」,交往6年來,頭一次吵架吵那麼兇。Jeremy結束比賽後,還是會到佛大來找我。自從時常吵架後,我一直鬱鬱寡歡,我們兩人每每見面,都會吵得不可開交。我哭著跟Jeremy說:「Jeremy,我需要你的支持,你為什麼不能體諒我呢……」Jeremy將原本牽著的手鬆開,說:「Ashley,別這樣好嗎?能不能每次見面都要和我吵?」我:「我哪有要跟你吵?你不是說過你是我堅強的後盾嗎?為什麼……」Jeremy:「妳別這麼不講理好不好?妳也應該將心比心,不是嗎?」我心裡慌急了,說:「我……我……」Jeremy轉過身背對我,深呼吸,說:「妳還是不明白嗎?如果妳執意那麼想,那妳應該考慮我們還適不適合在一起了。」我忍不住淚流滿面,說:「你的意思是,你為了……我要去加拿大念書這件事,要跟我分手嗎?」Jeremy背對我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見他低下頭,說:「對……這個還妳。」他在我手心上放了東西,頭也不回地跑離佛大校園,留下原地已經哭腫了雙眼的我。我打開手一看,我的心彷彿被重擊般,那是我當時送給他的手鍊,看來他是鐵了心要和我分手。
  那天起,我們斷了聯絡。我邊哭邊收拾著6年來屬於我們兩個的回憶,就讓這段初戀的美好回憶塵封在過去。分手後,我哭了好幾個禮拜,那感覺很痛、很深刻,到了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,突然想起過去的種種,心裡的傷口突然抽痛起來,身邊沒有他陪著我,我就這樣獨自在房間裡舔舐著傷口。心理系的我,課本上教的都是怎麼幫別人揮別陰影,卻沒有教自己如何走出傷痛。我過了好幾天有如行屍走肉般的生活。
  等畢業的這段時間,我還是要到學校上課,走過綠色隧道時,我想起以前常常和Jeremy來這裡約會,那時候是那麼幸福......想著想著,我的眼淚又不聽使喚地流下,帶著淚眼到教室上課,同學上前關心我,問我怎麼了,我打起精神,笑笑地說沒事了,但這聲沒事,卻充滿苦澀。畢業後,等研究所入學的這段時間,我到加拿大旅遊,順便了解那裡的風俗民情,旅遊的那幾天,暫時讓我忘卻了失戀的痛苦,我不知道走出來還需要多少時間,但現在得先把難過的事情放到一邊去。
  我一路從卑斯省玩到安大略省,最後停留在加拿大最大的城市-多倫多,這裡有唯一位於美國以外的MLB棒球隊-多倫多藍鳥隊,隔天早上,我到了球場買了門票後,進場看比賽,我坐在三壘的邊線,能看得非常清楚,當廣播響起,沒想到藍鳥隊今天對上的對手是Jeremy所屬的光芒隊!我的心頭一震,到了一局下半,看著光芒隊跑上投手丘的投手……竟然是Jeremy!旁邊的狂熱球迷對我說:「這小子上到大聯盟6年,他的表現真的很穩定呢!妳也是這麼想的吧?」我:「……是……是啊!」突然想起上次看Jeremy投球,是我大三時,我們交往將近5年的時候,而今天的我純粹是以棒球迷的身分來看球。比賽結束後,今天主場的藍鳥隊聯合客隊光芒隊辦了一個活動,由今日的先發球員抽號,抽中號碼的球迷憑票根,即可到場中央和球員近距離互動,也可以拿到指定的球員的簽名球,名額有10人。球員抽號時,球迷們都高聲吶喊著希望抽中自己,當球迷被抽中時,會站起來拿起門票揮著,說自己被抽中了,他們高興的樣子也會被拍到,顯示在大屏幕上,其他球迷也會拍手恭賀。輪到Jeremy抽號時,他拿著麥克風,說:「歡迎號碼是694322的球迷。」我低頭看看自己的門票,69432……2!!!我竟然被他抽中了!我對旁邊的狂熱球迷說:「你要不要下去和Hellickson互動?」狂熱球迷看了看我的門票,說:「哇!妳被抽中了!這是很難得的機會耶,妳怎麼捨得讓給別人啊?快過去啊!」我:「呃……」於是,我走到場中央,站在Jeremy面前,他看到我時,一臉驚訝,說不出話:「……」我的反應也跟他差不多。主持人:「是位可愛的女球迷呢。請Hellickson現在抱著這位女球迷繞球場跑一圈,這裡是藍鳥隊主場,請絕對服從命令喔。」全場歡聲雷動,尖叫聲此起彼落。Jeremy:「……」我:「……」然後,他以「公主抱」的方式將我抱起,繞著球場跑了起來,繞場時,我們四目相交,但都沒有說話,快到一半時,他突然開口:「妳怎麼會來這裡……」我說:「呃……我來加拿大玩,順便來看比賽。」他接著說:「這樣啊,注意安全。」我說:「我會的。」他說:「妳瘦了不少。」我「嗯」了一聲後就沒講話了。跑回了本壘後,他把我放下,然後遞了一顆簽名球給我,我微微笑,說:「謝謝你。」他說:「不用客氣。」主持人要求我們拍一張合照,我不敢站得離Jeremy太近,此時,主持人說:「請你們站得近一點喔。」Jeremy小聲在我耳邊說:「要委曲妳一下了。」他摟著我的肩膀,我:「……」攝影師按下快門拍下合照後,我趕緊掙脫Jeremy的手,Jeremy似乎被我的舉動嚇到了,主持人:「這位女球迷可能比較害羞,謝謝妳喔。」活動結束後,在場球迷們一哄而散。我的手機響起,我看了看,是一組很孰悉的號碼。接起電話,電話那端:「謝天謝地,還好妳沒把我黑名單。」是Jeremy。我:「……」Jeremy:「喂?」我:「呃……有什麼事嗎?」Jeremy:「妳等一下有空嗎?」我:「沒空,再見。」嘟──我沒等他回話,就掛掉電話了。等球迷都走得差不多了,我緩緩走出羅傑斯中心(藍鳥隊球場),這樣才不會人擠人。我的背後傳來呼喊聲,還叫著我的名字:「Ashley,Ashley!」我轉過身,是Jeremy。我:「……」他喘完氣後,說:「這是剛剛攝影師拍的照片,給妳。」看了看照片,我說:「呃,一定要拿嗎?」Jeremy露出有點不解的表情,然後說:「對啊,這是他們辦的活動,我也有一張。」我拿著照片,說:「謝謝。」Jeremy:「那個……妳什麼時候回美國?」我:「明天。我要快點回飯店整理行李了。」Jeremy:「呃,注意安全。」我回:「我會的。」我快步離開。
  回美國後,我休息了將近兩個月。到了開學前兩個禮拜,又準備啟程前往加拿大了。在機場時,我拖著行李,背後傳來一陣呼喊聲:「Ashley!Ashley!」步伐似乎有點急促,接著,他跑到我面前,我:「……Jeremy,你怎麼知道我這個時間要搭飛機?」他回:「昨天我回母校,碰巧遇到妳以前初中的壘球隊隊員,她跟我說妳今天就要去加拿大了。」我心想:「哪個多嘴的傢伙……」Jeremy繼續說:「祝妳一路順風。」我說:「謝謝你的祝福。」我轉身背對他,拖著行李準備離開時,Jeremy突然說:「Ashley,對不起。」我心裡一陣酸楚,然後看了他一眼,繼續背對著他,我說:「曾經,我以為自己是童話故事中幸福的公主,但事實證明我不是。傷害已經造成了,說對不起也於事無補。」我向他揮手致意,辦理好所有手續後,搭機前往加拿大卑斯省的溫哥華機場,而那段過往的初戀回憶,雖然我們沒有童話故事般的美好結局,但我打從心底祝福他,希望從今往後我們各自都能過得很好。就讓那段回憶成為過往雲煙,隨風而去。

發表評論